爱好挖坑不填

【蔺靖】 折梅手

莫名其妙的脑洞……



折梅手

 

金陵西去三千五百里,有山曰“白山”,又称“天山”。数十年前,长歌门内乱,其中一脉逃至此地,见山脉巍峨,水清如碧,有藏风涵海之象,遂于此另立门派,以“天山”为号。

天山派武学博采众家之长,其中又以一路擒拿绝技“天山折梅手”最为有名,历代天山掌门无不以此为立身之本。这一代的掌门许尧年未至而立,已靠这一绝学大败西域浣花宫宫主,堪称一时英杰。

 

然而琅琊阁密不外传的档案里,武学一栏的“天山折梅手”下,天山派掌门只堪堪占了个探花。

负责整理誊抄资料的门人觉得不妥,便去报了总管;总管思忖良久,终还是去问了阁主本人。

“阁主您在这折梅手一技上确实颇有造诣,高出许尧亦不为过,可是这皇帝陛下……怕是连折梅手有几招几式都不清楚,怎么能算得第一?”

“若是我说,这位皇帝陛下的折梅手,一招便能打败我呢。”年过不惑的琅琊阁主两鬓已渐染风霜,然眸亮如星,笑意盈盈的样子总还同十年前一样。

三分深藏不露,三分恣意飞扬,三分济世慈悲,十分的风流潇洒。

他这样一句话下来,胜负高低便是他同萧景琰间事,别人怎么好多加置喙。总管只得三敛其口,躬身告退。

 

旁人或许不信,但他这话实为肺腑之言。

蔺晨袖手望着琅琊山下的人间烟火,望着那重重叠叠雕梁飞檐之后的禁宫,和宫中的天下之主。

寒尽北峭,风向东生,再过一旬,便该饮屠苏酒了。他在自己的住所旁种了一片红梅,延揽天下名种十之八九,也将到盛放的时候。

然而再不会有仙姿国色,比得上当年那欲开未开的一朵。

就好像普天下的精妙武功,都不及心上人折下梅枝时的指尖一动。

 

元佑三年冬,萧景琰折下了一枝初开的梅花,递到他手上,从此日月星移,山河斗转,唯此一缕暗香脉脉,再不能忘。

 

END

 


一句话HE系列:

第二日,琅琊阁主亲自放飞了一只信鸽。大概是因为承担了繁重的通信任务,这只鸽子看着比其余的都精瘦一些。

鸽脚所缚的竹筒里塞着一卷素帛,其上寥寥数字:

红绡花头碧玉枝,水边篱下雪晴时。

暖日晴云知次第,东风可用吾相催?

 


一句话BE系列:

越一日,蔺晨收到了回复,信上只有两个字:

不约。



注:阁主的诗化用自宋 吕本中的《梅花》和唐 令狐楚的《游春词》。

评论 ( 12 )
热度 ( 116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