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周黄】 观火 6

不想知道上一次更新是多久前的事了……但是真的没坑_(:з」∠)_

时隔遥远,还是提醒一下,周黄兄弟设定,无血缘关系,有年龄差,注意避雷


前文见:1  2  3  4  5



6


郑轩有个正在读中学的表弟,生得可爱,脑子也机灵,郑轩挺喜欢的,暑假的时候有空就把他带到公司玩。一来二去地,和黄少天倒是混得很熟,十次有九次里都蹲在黄少天的办公室里补作业。

寒假刚开始,长高一点的卢瀚文也出现了,看见黄少天第一件事就是伸手讨红包:“黄少恭喜发财!”

黄少天气得直发笑,重重拍一下他手心:“小卢你怎么小小年纪都不学好,光会要钱了,是不是郑轩把你带坏的。”

郑轩从门后面露出半个脑袋:“冤枉啊黄少……”

卢瀚文笑嘻嘻道:“怕过年的时候回家了看不到黄少嘛,我们提前把程序走一遍,互相不挂念。”

黄少天使劲撸了把小孩子的脑袋。头发软软的,还有点发黄,摸上去的手感像是小时候的周泽楷。

想到周泽楷,他的心情又回落下来。转身坐回办公椅:“你的摇钱树黄少要工作了,乖乖写作业啊。”

卢瀚文对他的办公室也熟悉的很,自己找了把椅子,就在黄少天不远处的会议桌上写奥数题。


周泽楷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张凑在一起的、抓耳挠腮的脸。

他的步子顿了顿,连敲门都忘了。黄少天倒是像有心灵感应似的看过来,与周泽楷四目相对。

从墓园回来,两个人还没机会这样面对面过。黄少天早出晚归,有时甚至两三天不露面,周泽楷知道他是住到自己租的那间公寓里去了,但他没有办法——黄少天不想见他。

“你怎么会来?”

周泽楷的脸沉了下去。

他从小寡言少语,配上一张high fashion的脸,不熟悉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高冷”。但在熟悉的人面前,周泽楷的情绪十分简明易懂——黄少天看他抿一下嘴唇,就知道是不高兴了。

但他懒得再惯着,低下头继续研究卢瀚文的奥数题。倒是小孩子的好奇心旺盛,对着帅到能让全班女生尖叫的大哥哥提问:“你是黄少的朋友吗?”

周泽楷瞥他一眼:“弟弟。”

黄少天哂笑。

这下周泽楷连眼角都垂下去了,十足十的可怜相。卢瀚文好奇的目光在他俩之间穿梭着,愣是连黄少天都忍不住,提溜着人就出门找郑轩。再进门,周泽楷还是甘蔗似的竖在那,活像小时候被老师罚站。

那时候黄少天也还是半大的孩子,放学去找周泽楷一起回家。去教室看了没有人,找了半天,才发现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外靠墙站着,头垂得很低,背却笔直。周泽楷当时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说话声音尖厉,她说周泽楷打了同学却不肯道歉,也不肯找家长——黄少天至今还记得,自己一字一顿地说,老师对不起,周泽楷现在只有哥哥,就是我。

想起了旧事,他也就没办法防贼似的对着周泽楷:“来找我不会什么事都没有吧?”

周泽楷看看他。人长得高过他一头,眼神却还委屈得很:“你不回家。”

这事一扯起来就没完没了,黄少天想想都头疼。正想扯个话题盖过去,周泽楷继续说道:“……叶修来找。”

这倒是挺稀奇。

叶修和他是同一所高中的校友,周泽楷也是那所高中的,但比他们都小,没机会一起上学。叶修那时候就同他关系不错,两人又都在R城商圈里,联系一直没断过,但有事一般也就发个微信打个电话,上门来找还是头一回——说起来,叶修知道他们家地址还是因为周泽楷,没想到过去了这么多年还记着。

“居然是老叶来找我……那他说什么没有?”

周泽楷从包里掏出张硬卡纸。暗纹撒金粉,十足骚包,一看就是张佳乐的风格。打开一看也不出所料,落款是孙哲平张佳乐,这两人自从向家里出了柜后就肆无忌惮,办个私人酒会也要联名邀请。

黄少天不用想也知道请了些什么人,叶修喻文州王杰希韩文清几个总是少不了的,毕竟都算校友,隔段时间就会约出来联络下感情。但奇怪的是请柬上不仅有黄少天的名字,还邀请了周泽楷。

当年他们这帮人混一块儿玩的时候周泽楷才多大,就算有点印象也只是“黄少天的弟弟”;现在回来才几天,连这样私人的聚会都要带着他一起去了。

黄少天颇狐疑地盯着周泽楷,对方光风霁月,一脸无辜。

“他们也邀请了你——要去吗?”

周泽楷点点头:“你的朋友。”你的朋友邀请,所以要去。

“那行吧。”黄少天应了下来。


要说黄少天原本只是稍有怀疑,在会场门口遇见江波涛让他确定了其中肯定有猫腻。

江波涛风度翩翩地向他致意:“黄少,真巧啊。”

黄少天在内心冷笑两声,看了眼一旁事不关己的周泽楷:“是啊真巧,你们同学会也在这边开?”

“黄少说笑了。我刚回国,家父让我多认识些圈子里的朋友,所以特意向孙总要了份请帖。”

黄少天心念电转:“顺航船运的江总是……?”

江波涛点头道:“正是家父。”

这样说起来倒是名正言顺。站在他身边的周泽楷低着头冲他笑,黄少天撇撇嘴,没再多说什么。

都是熟人,说起话来就没太多顾忌。不过一圈看下来,还是有几个生面孔——一是门口遇上的江波涛,二是个高高瘦瘦的青年,长得倒不错,就是没事总在拽领带。

“那谁啊,怎么从来没见过?”黄少天晃到张佳乐身边,努努嘴。

张佳乐抬头看一眼:“大孙的远方堂弟,家里是做食品的,最近刚搬来R城,好像叫孙翔。”

“乐乐你说好的私人聚会,我还当就老叶文州他们呢,找这些不认识的小年轻来干嘛。当然啦,你要说这是孙哲平作为你男人的特殊待遇,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黄少天半真半假地抱怨。

“放屁。”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他要算也该算在你家小周身上好吧,和大孙也就见过几次。”

“周泽楷?”黄少天愣了愣:“跟他什么关系?”

“你有为难我的空还不如直接去问当事人。”张佳乐不理他。

周泽楷就站在他不远处,目光似巡航导弹,隔段时间就要在他身上晃一遍。黄少天不愿与他在公共场合靠得太近,只好往喻文州那儿凑。

喻文州同他是真正的发小,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可惜这年头感情都是人走茶凉,喻文州这样的死党照样“叛变”,正和江波涛聊得起劲。


喻文州是个出色的公关,公关都有种本事:同时面对再多人,也能让每一个都觉得备受关注,如沐春风。黄少天脚步刚往他那抬,喻文州就注意到了:“正好和小江说到你。”

“说我什么?”

“夸你眼光好得很,镜湖区的公寓造出来一定能翻五倍。”

镜湖区的项目正是他这段时间废寝忘食在弄的,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他自然知道有利润,但要说五倍却太夸张;可这话是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的,以他们的关系,没必要这样捧杀。

江波涛察言观色:“五倍说不准还不止,毕竟市政府打定主意要开发镜湖,造一个新码头出来。”

R城是港湾城市,大大小小的码头不少,海运十分发达,江家的船运公司也是靠着码头吃饭。镜湖要造新码头的事情,黄少天从未听说,但业内的江波涛说这话,可信度很高。

如果是真的,那么项目开发上不少东西要调整,最重要的是有这条消息在,董事会就有很高概率通过他的提案。

这对黄少天来说自然是好消息,可是江波涛为什么要透这种口风?

黄少天端着笑,盯了他一眼:“这样一份大礼,无以为报啊。”

江波涛神色不变:“黄少客气了……不过,确实有事想找黄少帮忙。”

“哦?”黄少天挑挑眉毛。

“有一份合作计划,想让黄少看一看。”江波涛同喻文州是一类人,笑起来都让人摸不透深浅,难怪刚才相谈甚欢:“今天是私人聚会,本来不该聊这些——不知道黄少愿不愿意赏脸?”

黄少天沉吟了一下,他知道周泽楷的目光再一次落到他身上:“可以。不过今天就算了,我要在这儿谈生意,张大少十有八九要赶我出去。”

江波涛十分给面子地笑了笑。

黄少天心底突然升起一股烦躁,他转身快步走向周泽楷,低声说了一句:“跟我出来。”


聚会是在张佳乐名下的别墅办的,黄少天来过很多次,轻车熟路地就带着周泽楷绕到了不对外开放的小客厅。

客厅墙上装了一个电子壁炉,正暖烘烘地散着热气。黄少天走到壁炉前头停下脚步:“你想干什么。”

周泽楷低着头。

“喻文州、江波涛、还有那个什么孙翔……你把他们都扯进来干什么?”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周泽楷,我说过了,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但你也别来管我。”

“尤其是公司的事。”他微微仰头,神情严肃地注视着对方。

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你知道。”

黄少天心里那股无名火又窜了上来:“我知道什么?!”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周泽楷顿了顿:“你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

人生难遇,周泽楷一句话肯说这么长,但黄少天一点都没觉得开心。他撇过头,后退一步。

小客厅里安静得很,还能隐隐听到会场传来的音乐与说话声。

“是你。”


黄少天闭了闭眼睛。

这件事情他一直没露在面上,心里头却已经翻来覆去地想了好几遍。他不是瞎子,周泽楷看他的眼神,他心里有数,只是不愿承认。

周泽楷用这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截断了最后的退路——不光是他自己的,还有黄少天的。

他在逼黄少天做一个决定。

“你还小,人生经验不足,等你遇上了喜欢的小姑娘就明白了,你对我的感情是亲情,不是那种喜欢……”黄少天干涩地开口。

“三年前,你就是这么想的。”周泽楷打断了他的话:“现在还要骗自己?”

黄少天一口老血。他想自己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条小狼崽子,可惜人家一点情都不领。他满心烦躁,伶牙俐齿一张嘴,这时候什么话都说不出。

周泽楷走上前抱住他。他已经比黄少天高出小半个头,轻轻松松就能把兄长牢牢罩住。

“哥,”他贴在黄少天耳边,声音很轻,却一字一句都清晰:“我喜欢你。”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82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