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周黄】 同舟 1&2

星际paro,主周黄,其他涉及cp有韩叶和喻王喻

当初成坑的一个梗,捡起来重新写一下……努力向全世界安利周黄> <



同舟



1.


“我跟您说,这可是刻印了’荣耀誓约’、还没认主的改良人,洗衣做饭一把抓,器大活好又持久,一份价钱两种享受,您买了绝不会后悔!说实在话,要不是我手头紧急着用钱,光凭他这张脸也不舍得这么贱卖啊……”

这已经是黄少天第三次路过这里——他很少在语速和话量方面棋逢对手,但这位摊主勉强能算上一个。

LY666行星位于帝国星域的边缘地带,再往前两三光年就是“逐江无人区”。极大的昼夜温差使得这里人烟稀少,唯有三月一度的黑市期间能看到人潮。

即使是在将改良人视为“二等公民”的帝国星域里,这样公开的叫卖也极为少见。毕竟站在这位戴着深色兜帽的摊主身边的,是一个生理结构与他们完全相同的人类——某些方面或许还更胜一筹。

这里本是黑市中一个十分偏僻的角落,但或许是因为摊主的推销过于光明正大,而他急于出手的改良人又长得过于显眼,不一会儿工夫居然也围起了一小圈人。

黄少天第四次“路过”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钻进人群,拽住了摊主的手臂:“哎我说一万八通用币也太贵了吧太贵了吧,帝国现在的平均工资才一千还是今年三月刚通过的法令,你一个改良人——看他这脸应该是往恋爱型改造的吧你不反驳那就说明我猜对了——开口就要大家两年的工资啊这么贵哪有冤大头会买!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站在旁边看没有人搭理你……诶你别拉人家小妹妹一个月零花钱才多少买一个只有脸好看的改良人回去不要被爸妈骂死啊!你这是破坏人家家庭和谐懂不懂懂不懂!”

黄氏文字泡一出口,那就是万径人踪灭。刚才还围着看帅哥的群众呼啦啦走完了,只剩下忙着顺气的黄少天和摊主面面相觑。

“……你不买就不要打扰别人做生意,一边儿去一边去!”摊主赶苍蝇似的挥手。

“谁说我不买啦你做生意就这个态度怪不得一下午都没人理你!”黄少天一张嘴又冲出一长串话来,语速之快毫无标点符号存在的空间:“我就是觉得你这个定价太高了嘛这里可是贫民区有几个买得起人造人的?而且你这个一定有什么毛病不然你为什么急着卖掉他!”

这话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但黄少天的语速让他不管说什么,一耳朵听过去都挺顺理成章。

摊主不知是被他忽悠上了,还是单纯想要早点收工,一看左右无人,就凑过去压低声音道:“小哥好眼力,这个改良人吧,确实有那么点儿小毛病。”

黄少天瞎猫碰上死耗子,面上还要端着一副运筹帷幄的军师气派:“我就说嘛,要是没什么毛病,这么好看的改良人就算只改了脸,那摆在家里当雕塑欣赏也挺好啊干嘛要卖掉!”

“……”摊主发现自己犯了点错误,但事已至此,也只得坦白:“其实真不是什么大毛病,就像小哥你说的这是个恋爱型,各方面配置都是顶级,就是……声带有点问题,说不了话。”

黄少天一拍大腿:“说不了话怎么行!你看啊他是恋爱型的对不对?啧啧,不会说话还怎么谈恋爱。不光甜言蜜语说不了,连告白也不行吧,就算当个人型按摩棒他不出声光你自high也没气氛啊!”他停下来换口气:“再说了,恋爱谈完了得过日子吧,过日子得吃饭吧?我给他报个菜名像是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一连串说完了他也不会’嗯’一声,那我怎么知道他听见没听见会做不会做需不需要我再报一遍?”

摊主已经放弃了插话:“……那您给个价吧。”

“哎呀让我出价啊这个多难为我……”他又扫视了一遍从头到尾都低着头缩在阴影里的改良人:“说实话我本来想买个家用机器人,版本老点也没关系能打扫卫生就可以,你这个吧虽然贵了点,但外形还是能骗骗人的带出去也挺有面子,而且有’荣耀契约’我用起来也放心……”他顿了顿,摊主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就10000吧一口价!”

“您这哪儿是来做生意的,抢劫也没这么干净!”

“我这价钱很公道好吧毕竟你看他……诶诶诶别走啊来来来我们再讨论一下!”


讨价还价到嗓子冒烟的结果,就是黄少天得以用12888通用币的价格,买下了这个名为“周泽楷”的改良人。

改良人的出现还要追溯到人类刚刚步入宇宙纪元的时候。由于母星资源枯竭,人类开始向银河系迁移,迁移过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出现了无法适应宇宙环境的问题。缺氧、失重和高强度辐射造成人口数量锐减,甚至到了威胁种族延续的境地。

为此,科学家们重拾因为道德伦理一度被束之高阁的基因克隆技术,试图改良地球人原有的基因,使其更容易适应地外环境。直到宇宙历531年,第一位改良人Adolphe诞生——他不仅拥有了更为强健的体魄,还有了符合黄金分割的面孔,对大部分疾病的免疫力和极高的适应能力。

当时的媒体称呼他为——新人类。


改良人的出现在最开始是一个极大的利好。各方面条件都比自然人——即没有经过基因改造的原生人类——更为优越的改良人填补了星际移民带来的人数缺口,而无论是改良人之间的交配,还是自然人与改良人的交配,都会带来能力更为出众的下一代。

一切都很美好,人类离开了地球,却从此成为了广袤星宇的主宰。直到宇宙历1320年7月8日,奥斯都公国的王子在他万众瞩目的婚礼大典上,差点被一架突然冲出的战斗机射杀。

驾驶战斗机的是一个改良人。由于拥有强壮的身体和更为迅速的神经反应,改良人在各类战斗机的操控上都极为出色,当时的合众国里,有近七成的战舰由改良人掌握。

刺杀没有成功,但自然人对于改良人长久以来的不满和恐惧爆发了。他们无法再忍受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生物,在未来的某一天有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可能。

其后的一个月间,星际合众国暴乱频发,总理引咎辞职,国会也随之解散。但冲突并没有被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先是有“自由都市”之称的海港以撒尔爆发大规模枪战,战火随即燃遍了整个合众国。

这一段历史被称为“奥斯都事件”,也叫做“流血的八月”。


奥斯都事件引发了自然人与改良人之间的第一次战争。双方由点及面,将整个星域拖入了持久不熄的炮火,最后在阿斯加德进行了最为集中、也是最为惨烈的一次正面对抗。无数战斗机前赴后继地升空,又迅速坠为流星,而原本繁华的贸易城市只剩满目疮痍。

阿斯加德战役决定了这场战争的结局:改良人和一部分自然人占领了三分之一的星域,并建立“改良人与自然人联合盟约国”;而退守的自然人则延续了合众国的大部分规章,自称“星际人类第二共和国”,联盟称之为“帝国”。

联盟与帝国从此开始了长达500年的分庭抗礼。


相较于在联盟星系中生活的自然人,当时未能及时撤离的改良人们处境无疑更加艰难。若非如此,黑市中也不会存在如周泽楷这样的“商品”。

黄少天和摊主完成了简单的交接。黑市的交易自然不会向帝国申报,黄少天只是简单的查看过周泽楷后颈处的荣耀刻印——仍是银白色,证明他确实还未认主——就潇洒地从电子账户转账了。

停放飞行器的地方离黑市不远,黄少天打算直接走过去,刚刚成为他昂贵的私人财产的改良人慢吞吞地缀在后面。

他一边走一边看摊主传送的详细资料,还要大声地念出来:“周泽楷,编号LH1124,宇宙历1688年出生,诶哟你还比我小一岁!……身高181厘米,重量73公斤,主要配备恋爱脑……”

周泽楷是不可能开口阻止的,即使他有这个心。长相在改良人中都称得上出众的青年垂着头,默默地加快脚步。

好在黄少天的飞行器停得的确不远,周泽楷很快都得以逃离这种当众处刑般的羞耻play——但坏消息是,囊中羞涩的黄少天只有一架单人飞行器。

“哈哈哈这就有点尴尬了……你要知道我原本打算买个机器人的,拿回来往储物箱一塞就好,实在是看你站在那没人买太可怜了才出手的,花了我一大半的存款呢!……先凑活凑活挤一挤吧反正路也不远。”

结果就是,身高比他的主人还多出五厘米的周泽楷,不得不委委屈屈蜷缩在驾驶座旁不大的空间里。

“我说你能不能再过去点,卡在这我胸闷……”说着胸闷,嘴里的话却一刻都没有停过。改良人闻言将头又埋得低了一点,让一掷千金英雄救美的“冤大头”想起自己到现在连个正眼都没得过。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黄少天一边熟练地设置好目的地,一边感叹——但想想人家已经失去了说话这项重要乐趣,性格内向孤僻一点也是可以接受的。

他十分富有同情心地揉乱了改良人被精心打理过的发型,手感还不错:“算了算了反正路也不远……周泽楷,我们回家啦!”


状似一颗倒扣着的布丁的飞行器颤颤巍巍地离开了底下这颗土黄色的小行星,向浩瀚的宇宙飞去。



2.


黄少天租住的破旧公寓位于小行星HB012上,HB012的形状有些古怪,像是一颗磨圆过的橄榄核。地段而言,比LY666要好上那么一些,但也有限。

他把飞行器停进了公寓楼下的充电站,又让周泽楷帮忙,把储物箱里采购的食物都搬出来。

周泽楷抱着一袋土豆和红薯的杂交品种跟着黄少天上了楼——在星域的繁华地带,这样传统的、保留着地球风貌的建筑是很难看到的,如今的流行是“超现实”、“宇宙化”——黄少天在这方面意外地有些守旧,当然,囊中羞涩也是原因之一。

周泽楷倒是适应良好,毕竟他什么也不懂。据黄少天观察,他买下的这个改良人是极为少见的“unedited”——

意思就是,周泽楷刚从培养舱里出来不久,还没机会认识这个花花世界。

这在帝国领域内还是十分少见的。

奥斯都事件后,近八成的改良人跟随联盟军离开,留在帝国星域里的也有不少试图逃亡。为了控制局面,帝国的最高议会连续颁布了多条限制改良人的法令,这使得改良人的地位一落千丈,从令人艳羡沦落为被人同情。

帝国星域内几乎找不到愿意接受基因改造的自然人,从前在基因研究所门前排队的孕妇也消失无踪。但帝国仍然需要改良人,尤其是体力型和恋爱型——前者作为廉价劳动力和战争的填充品,后者则是上流阶层的点缀和玩物。

为了填补连年战争和低下的生产力带来的赤字,帝国政府开始批量“生产”改良人——他们无父无母,是基因筛选后的克隆体,也是帝国的财产。

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成本,这些改良人一般都会在营养舱内度过自己前十八年的人生,然后统一进入政府的“培育所”,由专业教师灌输他们生活常识,并刻上荣耀刻印。

一般在这一步完成后,才算是一个标准的商用改良人。而周泽楷很明显还是一张白纸——

他懵懂无知地像是刚踏出营养舱,就被黄少天领回家一样。


黄少天深感自己责任重大,一到家就把周泽楷按进了沙发——虽然对方又很快地弹坐起来,从屁股底下拔出一支圆规,然后用略带委屈的眼神望向黄少天。

“那个……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作为你的主人,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他清清喉咙:“我是黄少天,少年的少,天空的天;性别男,爱好女,职业是作家——就是写文章的,你能理解吧?哦哦能理解就好那我接着说……好像也没什么需要说的了。”

黄少天咂咂嘴。他买回来的改良人穿着全套的丝绒燕尾服,距离出席宴会只差一顶礼帽——他坐在那个破旧的、堆满杂物的沙发上,像是初次走进贫民窟的贵公子。

所以说,脸长得好就是有优势啊。

黄少天捏了把小白脸,满意地看到自己留下浅红色指印:“我知道你不能说话,虽然我已经了解过你的基本资料了,但作为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室友,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打个招呼……”他一边说一边满屋子翻找:“在这!”

他把半张白纸——边缘毛毛糙糙,像是从什么东西上撕下来的——和一支笔放进周泽楷的掌心:“来,对我说句话吧!”

周泽楷犹犹豫豫地瞄他一眼,又低头看看手上的纸笔,似乎是在头脑中搜寻关于这种古老书写工具的信息。

良久,他以一种标准却生疏的方式握住笔杆,写下了歪扭得像是火柴梗堆积出来的两个字:

“你好。”


他眨了眨眼睛。

你好,黄少天。



TBC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