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楼诚】【现代AU】 功成名就 <4>

说不坑,就不坑,PO主就是这样一个讲道理的人【。

前文见<1> <2> <3>



<4>

 

不熟悉的人形容明诚,大多会用“温和有礼”。

对照他在娱乐圈如今的地位,这也算是个难得的评价。

但对于了解他的人,则全然不止于此。

毕竟威势深重如明楼,若是遇上他的阿诚固执起来,那也是无法可想的。

 

就比如现在,他痛快地放弃了追回明诚的想法,转而打电话给司机,让他到楼下待命。

电话是不用打的,要是明台连加他进黑名单都忘记,那他这个弟弟也太令人失望。

收拾完自己又换了衣服,坐进车里的又是风度翩翩的明大总裁。司机转头询问他去哪里,明楼打开手机上的GPS地图,一个红点正在静安区的中心地带闪闪发光。

他轻哼一声:“四季酒店。”

 

明台全不知大祸临头,正十指如飞地凭借打字速度与逻辑——主要还是打字速度——与众多网友大战。

他这回倒真不是故意与明楼作对,实在是年少气盛。热搜关键词虽然很快就被梁仲春压下去了,但几个明星八卦类的大号不久又将照片传了上去——配的文字口吻模糊,正是最容易引起网友好奇心的那一类。

明诚所在的精诚经纪的公关方面当然也努力过,但对方态度坚决。在有心人的不断推动下,这一场从昨夜凌晨漏出消息的“绯闻”发酵到如今,已堪称“丑闻”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所谓看客,向来不惮以最大恶意去揣测台上人。说到底,不过为了弥补一二自尊心,道一句“他也不过如此”。明台心里很清楚,然而被泼脏水的是他至亲之人,总还是按耐不住。

打电话给明诚只是想问问他的经纪公司有何对策,却没想到明诚本人竟对这事全然不知——此时他已经隐约猜到是他那个大哥瞒下的消息,但少年人心直口快,冲动之下还是竹筒倒豆子,全漏了底。

刚挂了电话就不免有些心里发毛。明楼的手段,别人不清楚,他可是领教得太多了。

迅速把明楼的号码拖进黑名单,明台又不由得意于自己料敌机先,从香港溜回上海过小长假,还住在了谁都不知道的地方……

当然,一如既往地,这个“谁”并不包括明楼。

 


“没有提出任何条件?”

坐在宽大办公桌后的经纪公司老总连忙点头。

明诚若有所思。他脸上没有半分急躁,让担了一整天心的陈炳也跟着冷静下来。他思忖了一会,开口道:“还是联络下媒体做个澄清吧。”

明诚站在窗边向外望去。鳞次栉比的高楼如同利剑插入云层,远处传来沉闷的雷声,而终夜闪耀的霓虹仿佛也被这水汽遮盖,黯然失色了不少。

风雨欲来。

“并不是我不想澄清,”明诚的声音与带着凉意的风一起吹散开来:“是不能。”

 

那张照片本身并不是问题——他大可以说这是他出国留学时期关系亲密的朋友——但放出照片的那个人及其背后的组织,才是他还有明楼束手束脚、无法正面予以回击的原因。

拍下这张照片的是明楼的大学同学,但照片传播的范围却不止于此。因为满意于构图和两位模特所传达的感情,明楼的那位同学曾把这张照片选为自己参赛的摄影作品之一,在当年斯特拉斯堡大学的论坛上很是流传了一阵。有多少人曾经看过,其中又有多少人清楚照片上两个人的身份,几乎已经不可能再查清。

如果明诚出面澄清这是他与朋友的合影,那么幕后操纵此事的人很有可能反将一军,指出照片里的另一个人是他曾经的哥哥明楼。这样一来,明诚隐藏事情真相的目的就变得令人怀疑。

要是明诚反其道而行,直接承认这是他与明楼旧日的合影,那么他们两人是否真如外界传言那样不和必然会引发关注,甚至一同在法国留学的过往也会被好事者挖出。

将公众注意力引到他们俩的关系上来,这大概是他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多方掣肘之下,按兵不动才是如今最好的选择。

若非如此,明楼又怎会瞒着不让他知道?无非是什么也做不了,不想他多一桩事忧心罢了。

 

对方思虑得这么周详,又掌握着他们最大的把柄,必然是有所求。

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却没有任何人、任何组织提出条件……

如果不是恶作剧,就只能证明对方所谋甚大。

 

隐藏在云层中的滚滚雷声比适才响了不少,看来这一场雨憋到今天,总算是要下了。

明诚利落地关上窗。几乎是窗缝才合上,瓢泼大雨便从天而降。

雷声连滚,电光疾闪,雨滴砸在大楼的玻璃上“砰砰”作响。

确实是积压得久了,下起来格外痛快。

明诚面上仍是游刃有余的模样:“这件事只要对方没有新动作,你们就撒开手不要管了。我有另一件事要你们去做。”

“您说。”

“大量抛售我名下的明氏股份,别的都不用管,只要搞清楚接手的是谁。”

 


“你倒是很会给我找事。”明楼舒服地坐在四季酒店套房的真皮沙发里,微眯起眼睛。

明台看到他这表情就像是老鼠见到猫,那是连冤都不敢喊的。委委屈屈地站在一边,低头认错:“是我太莽撞……我本来以为凭大哥和阿诚哥的关系,什么事都不会瞒他的……”

明楼瞥他一眼,声音里还带点笑:“那倒是我让你失望了。”

明台不敢再辩,头埋得更低。

“……你回来了也好,这段时间就留在上海,我待会就派人送你到大姐那去。”话音刚落,明台就张嘴准备说什么,被明楼一个眼神又压了回去:“不许和我犟。最近事情多,我和阿诚都关照不到你,再说让你多陪陪大姐,有什么不好?不过有一件事要记住,别让大姐知道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

“那,阿诚哥的事,你们预备怎么办啊?”

“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

明台:“……”你们的世界我还是不太懂。

 


明诚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连日里的闷热之气一扫而空,让人也觉得轻松不少。

精诚经纪公司所在的大楼矗立在老城区,一下过雨,门前坑坑洼洼的地上便多出许多水塘。路灯的光映在上面,就像是落了满地碎镜,倒也不太惹人厌烦。

明诚刚站定,就见到不远处停着的奥迪车灯闪了两闪。他一笑,准备走过去,那车却缓缓开过来了。

明楼难得地坐在驾驶座,规规矩矩系着安全带,看他开门就招呼一句:“明先生辛苦了。”

明诚一挑眉:“不及明司机辛苦,这大晚上的还出来接人。”

“夫人离家出走,”明楼一本正经地回答,又递过去一瓶温热的牛奶:“不接不行。”

“谁是你夫人?”明诚顺手接过来,嘴里却不肯认输。

“聘礼都收了,名字也登记了,不能不认。”

“……从前我还是你弟弟的时候,你的股份不也都是我在管。”毕竟是明家专用财务总监。

“不一样。”名下财产都由别人处理的明总裁依然老神在在。

明诚翻个白眼,不再理他。

 

夏夜太美,牛奶太甜,最重要的人在身边……

心情太好,所以不理他。


TBC


陈炳是“伪装者”军需处的一个酱油,这里也借他打个酱油

怕讲的不清楚,再说明一下:明楼的个人财产从很久以前就交给明诚打理了,主要是投资方面。他自己管的是明氏集团,就纯领工资那种……所以还是我们阿诚最有钱XD

登记名字那个不知道后面会不会写到,先交待一下,就是他们常住的那套公寓是两人共有的,各出了一半钱,并且把两人的户籍都迁进去了,户主是明楼。在天朝的制度背景下,这差不多也算入籍了吧……

评论 ( 35 )
热度 ( 357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