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凌李】 李警官与凌院长的美食之旅

轻松向小段子,题目很没创意但我实在想不出别的了……

主要就是吃吃美食谈谈恋爱的模式,特别方便随时坑

 


李警官与凌院长的美食之旅


 ①麻辣兔头

 

凌远一向认为自己智商不低,直到与李熏然坐到了冰冷且浮着一层油腻的长条板凳上,才疑心对自我的高估是所有凡人难以避免的宿命。

头顶用一根编织线吊着的灯泡闪了两闪,灭了,似乎印证了他心底所有悲观的联想。

万念俱灰。

 

说实话,凌院长并不是如此纤细敏感的人设。他心情低落的主要原因是这是他和李熏然的第一次约会。

当然,还是他单方面认为的约会。没准儿李警官那只觉得是和工作上认识的朋友出来吃个便饭呢。

心情更低落了。

只想回到三个小时前,亲手为向他热情推荐“我院年轻医护工作者下班后最爱的聚餐地点No.1”的三牛灌肠。

最近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怎么会喜欢来这种地方吃饭。他和那群实习生也就差了十来岁,代沟真有这么大吗……

他的高岭之花李警官肯定是不喜欢的。

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该哀叹的复杂情绪。

默默地在长条板凳上缩成了一个团。

 

凌院长当然也不是这么个自怨自艾的人设。但是老房子着火嘛,难免患得患失了一点,我们要理解。

李警官的表现倒是很平静,已经在一大盘麻辣兔头和浑身花椒味的店主的殷殷注视下拿起了菜单。

凌院长所幻想的整洁温馨的用餐环境,周到有礼的服务人员以及从各个细节彰显出年长者体贴温柔风趣睿智的他自己又变得离现实遥远了一点。

 

“我也好久没来撸串啦,没想到凌院长也喜欢啊哈哈哈哈哈。”照例是开朗活泼的李警官打开了话题。

好像并不怎么排斥的样子……但是“凌院长”听着还是太刺耳了。

“下班时间,李警官不用这么拘束,喊我‘凌远’就好了。”沉稳淡定,长者风范。凌院长恨不得用黑体一号在自己身后刷上这几个大字。

李警官笑嘻嘻地瞥他一眼:“凌院长自己不还喊我李警官?”

小狮子戴上了狐狸面具。他还是喜欢。

“那……咳,”他装模作样地给了自己一点缓冲时间,才敢喊出在心里已经叫了百八十遍的名字:“熏然。”

李警官的耳朵尖有些发红,也或许是被满屋子热气烘的:“我喊你凌远,是不是不大尊重啊?”

毕竟是他爸都敬重有加的青年才俊,三十出头就成为一院之长,让他这个也算小有成就的刑警大队副队长只剩满腔敬仰之情。

还有那么一点点歪心思。

“我们的年龄真的差很多么?”凌院长假作伤心状,心里头也确实有些忐忑。

要是李警官真把他当长辈,他这狮子驯养员的上岗证可就没希望拿到手了。


李熏然被他难得的耍宝逗得直笑,脸颊还是有些红,神情却很坦荡:“那以后我爸批评我,远哥你可得罩我啊。”

凌远也笑,终于回到了三十年来“只见我撩人,不教人撩我”的精英路线上,一边替李熏然倒啤酒一边说:“还可以附赠一项服务。以后你工伤私伤,都来找我,我可以帮你瞒着伯父伯母。当然,不受伤是最好了。”

养狮子嘛,总得先划出一块领地。

李熏然和他碰杯,一口下去了一半,留了点啤酒沫在唇角,笑起来就像添了梨涡:“那就说定了,凌大院长到时候不能嫌我麻烦。”

 

两人没说几句,李熏然点的各色麻辣串就送了上来。

鱿鱼,鸭舌,豆皮,海带,鸭胗,鹌鹑蛋,荤素搭配,应有尽有。

李熏然自己能吃辣,但不清楚凌远的口味,就还是往大众路线上点,一律要的微辣。他点菜的时候凌远不知怎么,神情有些恍惚,大概是上班太累,他也就提前展现了下男友力,一手包办了。

这时候菜上来,他看凌远面无异色,大概都能接受,也就彻底放下了心。

 

凌远实则有些发憷。

他倒不是不能吃辣——年轻时候也是最爱那种一捞一大勺红椒花椒的麻辣火锅——只是年纪上来了,近两年胃又不好,总是控制着不去碰太辛辣的东西。

现下却无话可说,毕竟这地点是他定的,李熏然不嫌他选的餐馆太市井已是惊喜,怎么还敢有更多要求。

咬了一口海带,倒是不太辣。李熏然之前已经在医院门口等了他半小时,大概是饿了,埋头苦吃。

也是奇怪,他吃东西这样急,却全没有贪婪之色,还是那样明快舒展。

凌远看着看着,就想起第一次遇见李熏然的场景。

 

凌院长成为院长后,接触的就更多是行政事务,除去定期接几台手术,其余时间与一线患者产生不了什么联系。

那天是每月一次的大查房,他不是次次参与,那天却心血来潮。一路查下来没什么问题,精神也放松了一些,跟着大部队进了一个单人病房。身形削瘦却精神很好的青年床边围着一大圈各科室的主任医师,更外层是观摩学习的实习生,把不大的病房挤得满满当当,而他一心一意只打量着面前桌板上的保温桶,不过是一碗白粥,倒像是看什么山珍海味。

他立时就记住了这位吃货属性闪闪发亮的李警官。

若非初次见面的印象如此深刻,他也不会第一时间想到以约饭的形式来追求李熏然。

 

“凌远,你怎么不吃?”李警官埋头吃了一会,看他一串海带还没消灭,霎时有些不好意思:“是不是太辣了吃不惯?我不知道你的口味,要不你再点些别的,这里还有炒饭炒面……”

“不不不,”凌院长忙回过神来:“我能吃辣,你点的我都吃。”

“哦……”李熏然愣愣地应了声,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鸭舌上:“那你多吃点。”

他嘴唇被辣得泛红,本来薄而浅的嘴唇平添几分色气。凌远看一眼不过瘾,又不好意思多看,也只好低头啃串,同不远处的麻辣兔头大眼瞪小眼。

李警官误会了:“你喜欢吃兔头?”

凌远差点被毛肚噎死:“……不,不喜欢。”

“哦……”李警官狐疑地看他一眼,又很认真地表示:“你喜欢吃就吃,我不歧视。”

第一次得见麻辣兔头真容的凌院长心里很委屈,但他不说,而是默默地把纸巾递给吃得额头冒汗的李警官。

今天也是温柔体贴,成熟稳重的我。依然想用黑体一号字刷屏。

让我们再次重申:老房子着火嘛,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

 

由麻辣兔头见证的李警官和凌院长目的不怎么单纯,内容却很单纯的第一次约会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TBC?


前两天去成都重庆玩了一礼拜【所以没有更新w,见识了很多从前没试过的小吃,不过麻辣兔头我还是……虽然心里明白就是一种食物啦,看到一堆一堆的兔头第一反应还是“为什么要吃兔兔( ºΔº )”23333



评论 ( 32 )
热度 ( 204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