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楼诚】 【黑帮AU】文手炫技十五题 之一

并不是炫技,练习而已。题目出自 @铃堡守夜人 

楼诚的黑帮AU,有微天台,戏份太少就不打tag了



文手炫技十五题  之一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上个月公海那船货,明先生是不打算给我个交待了。”

说话的人五十上下年纪,一张容长脸,眼距极近,故而显出一点阴鸷。他穿着一身棉布长袍,手里却夹着支雪茄,袅袅青烟融到枝形吊灯沉闷的光里。

同他隔着一张长桌相对的,正是明楼。

 

明楼早年有一种见之不忘的锐利感,年过而立之后,被有些更沉更深的东西压住了。他坐在扶手椅上,既不过分挺直,也不显萎靡,面上甚至还带着三分笑意。

他喜欢穿西装,规制严整的三件套,有时候还要配一副金丝边眼镜。无论是要去杀人,还是参加宴会,有时候这两件事同时发生。

不过近年来,有了明诚追随他左右,明楼已经许久没有亲自动手了。道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称呼他为“明先生”,或许是久不沾血腥,更显出他身上那种少见的儒雅气度。

“公海风雨不定,翻船的事情虽不多,也是有的。怎么戴总倒来找我明某人讨说法?”

他的声音极沉极稳。


“明人不说暗话,”戴厉嘬一口雪茄,红光在他指间凌厉地一闪:“明家在背后动了什么手脚,你知我知。我今日来,就是要明先生一句话,这梁子,是不是就此同我戴厉结下了。”

气氛一时凝滞,只听得他们楼上的赌场人语喧哗。坐在戴厉右首的王天风也终于不再研究他手里那颗微型火药,转而把目光投向了明楼。

明楼依然是气定神闲的。他保养得宜的手指点了点光滑的桃木拼花长桌:“戴总,说话可要讲证据,您一口咬定是我明家背后捣鬼,也总得拿出人证物证,才能让我分辩一二吧。我看,还是您手下的人学艺不精,自个儿把船开翻了。”

他这人说话,总有股平生让人信服的气度。故而暗讽促狭之时,也带着游刃有余。


明楼话音未落,坐在戴厉左手边的男人便一拍桌子,弹立而起,右手往怀里掏枪:“我操你妈的明楼……”

这人名叫钱浒,也是近两年才被戴厉提拔上来的,身手数一数二,可惜脑子不够。

戴厉一皱眉,倒也没出声阻止。敲山震虎,煞一煞对方的锐气也是好的。

 

可惜钱浒快,有人比他更快。他枪还没掏出来,人就又软了下去,几乎是同时,如同被捂在布袋子里的沉闷枪声才响了起来。

王天风第一反应便是去看明诚。这个腰板笔直的青年在明楼身后一直收敛自己,直到此刻才露出刀锋一线银光。

“戴总不必担心”明诚的声音也很低,却比明楼多了些温和,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温和而有风度的青年:“我没有伤他性命。”

这话不错。戴厉微眯起眼睛,只是一枪洞穿了钱浒的膝盖,他这员猛将也算是废了。

出手如此之快又如此之准,在这样电光火石的瞬间清醒地选择了击伤膝盖,既不易结下深仇,又能灭其威风;甚至为了不惊动门外两方人马,准备了消音手枪……

看来,他要重新评估明楼的这个义弟。

 

“明先生果然言传身教,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弟弟。”叫人把受伤的钱浒送出去,戴厉摁灭雪茄,十指交握,目光沉冷。

“那是自然。”明楼也不谦虚:“阿诚十岁就来了我明家,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在明家长大。长兄如父,我自然是要一样样教他,包括怎么收拾不说人话的狗。”

王天风轻嗤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明诚还是站在明楼身后,面容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戴厉这才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真是清秀得过分。

明诚的五官其实棱角分明,皮肤也算不上白,奈何一双大而圆的眼睛配上一个尖翘的下巴,就有了点偏中性的媚意。

他不由想起道上的传闻。他们这群人刀头舔血,向来是荤素不忌,似乎底下有不少人都打上了明诚的主意,但从没有一个成功过。不说成功,能留下命来已算侥幸。

那么明楼呢?同他的“义弟”日夜相对,是否也会有非分之想?所谓“铜墙铁壁”,不由血缘维系,又是由什么呢?

 

戴厉的赌场开在地下二层,这间暗室更在其下,为防意外,四周都用混凝土砌实。房间不大,只摆得下一张长桌和一组皮面沙发,四周都贴着花纹繁复的墙纸,脚下是硬木地板,光可鉴人。

“如今世道艰难,”戴厉掸掸长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身边人真是没有堪用的。刚才那个,鲁莽之极,更别说连身手也不及阿诚。明先生愿意割爱的话,我倒想借用阿诚几天,替我训训手下这批不成器的东西。如此一来,今天的事,加上公海那批货,也都一笔勾销。明先生意下如何?”

他这算是让步了。毕竟几千万的货品,不过换了把明楼的枪。

但要是明楼不止把明诚当杆枪,他就是赚了。

混江湖,总得有这赌一把的豪气。

 

可是明楼不给他机会。

“我们明家,养花养牡丹,种草是兰草。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阿诚还小,我怕他跟了歹人,学坏。”

戴厉脸上笑意一滞,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一道极为尖利的女声打破了沉默: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这下连明楼的脸色都变了。大门被“砰”地一声撞开,两方人都涌了进来:“出了什么事?!”


只见王天风脸色铁青,按下关机键:“……没事,进了个电话……”

他又把目光移向明楼,咬牙切齿地道:“徒弟打来的。”

 


END


一直觉得伪装者的黑帮AU会很带感,顺手写来玩


评论 ( 49 )
热度 ( 303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