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楼诚】【现代AU】 功成名就 <1>

好久没有这么打鸡血了,忍不住搞点什么抒发一下

设定是总裁x明星,狗血OOC,慎!

功成名就

 

<1>

 

明楼到的有点晚。

 

被邀请的各界名流几乎已全进了会场,守在门口的长枪短炮却没见少。毕竟还差一个明楼。

加长宾利的门刚一打开,露出擦得锃亮的拼花皮鞋并一截西装裤腿,闪光灯便似水雾一样漫上来,只照得人眼前一片发白。

明楼下车,披着阿玛尼秋冬新款的长风衣,嘴角三分笑,举手致意。

他眉骨生得好,又兼鼻梁挺直,自带一分厉色;然而贵气重,压得住,便不至使人觉得他凉薄。

面一露,闪光灯更是连成一片,如暗夜里爆出的烟火,映得他眉目明晰,灼灼生辉。

 

三年前,明楼从法国回来,明镜去接他。

明家产业庞大,却向来低调,太子爷回国的消息竟是一点没透出去。奈何人算不如天算,那天却有一个追踪三线小明星离婚案的小报记者蹲守在机场。明楼离家多年,无人认识,明镜却不一样,遮掩得再好,到底是电视上的常客,被小记者一眼发现了。

也该是他时来运转。明镜明楼只当保密工作做得够好,又是多年未见,在机场也不避讳亲密,挽着胳膊一齐走出通道的侧影被拍了十几张,第二天便印成黑白照,传遍了大街小巷。

业界本以为是“铁娘子”明镜空窗十几年,终于开窍寻了个男伴,没想到一路查下去,那气度俨然的年轻人竟是明镜的亲弟弟,即将接手明氏企业的未来总裁明楼。

这下子闹得更大,好事者掘地三尺,挖出了明楼在法国念书时的一些生活照,挂在微博上转了近万条;又查出他二十岁赴法,在斯特拉斯堡大学经济系一路念到了博士后,毕了业又去巴黎高师做讲师,直到明镜多次催促才肯回来。

这样的学识家世,外加一张比之当红男星都不遑多让的脸,明楼“被迫”声名大起,迅速成为怀春少女们的梦中良人。再加上他正式上任后明氏的业绩稳步上扬,不仅在制香的老本行保持了龙头老大的地位,新涉及的家化及房地产领域也成绩不俗,更使得明楼从此成为商界中最广为人知的几张面孔之一。

也无怪乎有这么多的记者,心甘情愿在十一月的寒风中等他露面的这十几秒了。

 

门外的闪光灯如潮水般涌起又退去。明楼转进了贵宾休息室,把风衣一脱,交给了身后跟着的助理,坐进皮沙发喝了口水,又问一句:“他到了吗?”

助理替他把衣服挂好:“听小齐那里的消息,已经到了有一会了。”

“嗯。”明楼应一声,捏了捏鼻骨。刚结束了每月一次的高层会议就一路赶过来,强势如他也颇觉疲累。

却又不得不来。

助理有些犹豫地问:“二少爷那里说……”

明楼抬手,止住了他的话。他一站起身,又是刃隐于鞘的明大总裁:“已经晚了,便不要叫人家多等,走吧。”

 

这个由宝格丽举办的、名为“女神之诞”的晚会规模不大,来的却都是各界名流。衣香鬓影,珠光宝气,不一而足。

明楼同主办方打过招呼后便没再与人交谈,碰见熟人也不过点头致意,倒显得他这个角落尤为冷清。他也不介意,目光只锁在会场另一边。

那里却是热闹得多了,莺莺燕燕笑语喧然,几乎聚集了全场的瞩目。

这瞩目说起来也是因为一个人。

 

明诚也算是个传奇人物。

他入行晚,别人都有了几部代表作傍身的年纪,他才刚开始在片场里跑龙套,做配角。好在是老天爷赏饭吃,明诚外表条件出众,演戏有灵气,外加运气好——本该他演男四的一部剧不知怎么碰上了男二出车祸,便临时提了他补缺——从此崭露头角。

明诚的双商一直为业界传颂,据说也是法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待人处世无不得体,合作过的演员也多对他称赞有加。在娱乐圈混,除了自身实力过硬,人脉也是重中之重,明诚这样有演技又会做人的演员自然被各大导演青眼有加,一路稳扎稳打。刚满二十七岁,便靠着在《伪装者》中饰演三面间谍而荣膺影帝,算得上功成名就。

这一路走来倒也没有少过非议,最严重的一次就是有小报记者挖出,他是明家的养子一事。

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明氏这样的背景对任何一个演员来说都是求而不得的,放到明诚身上,便有不少人揣测他这一路顺风顺水,是靠着明家暗中护航;更有甚者,提起了他当年“男四变男二”的旧事来,暗示是明家对那场车祸动了手脚。

种种揣测,一时间甚嚣尘上。

不过明诚经纪人放出的一封公证书很快堵住了悠悠之口。按公证书上的说法,在明诚入行之初,明家就与他断绝了抚养关系。多有推测,是立身清正的明家不允许家里人成为“戏子”一流,而明诚却坚持己见,故而两方恩断义绝。其后从明家那里隐约露出的口风也证实了这个推测。

这样一来,流言便不攻自破了。明家对明诚从艺如此不屑,不可能还对他多加关照。而明诚为了坚持自己理想不惜与教养他的明家断绝关系一事,也为他拉来了不少同情分,此事算是圆满收场。

自那之后,明诚同明家不和一事在业界就是公开的秘密。奇怪的是,自明楼回国接手家业,两人便多次出现在同一场合;可要说有重修旧好的意思,他们又从不曾交谈,甚至连照面都没打过几回,也算一桩奇事。

 

就是现在,即便大半目光都聚集到明诚身上,也总有好事者打量隐于暗处的明楼,暗自揣测这一对兄弟的关系。

明楼处之泰然,八风不动,端着香槟杯若有所思。

那头明诚终于从几位贵妇人的包围圈中挣脱,一个人沿着展柜看宝格丽新展出的几款手表。他穿着一身带暗纹的修身西装,灯光一打,更显得身姿挺拔,如芝兰玉树。

明楼的目光从他耳垂滑落到肩头,又一路沿着臀线描摹。他抿抿唇,微侧头对着助理吩咐:“结束后把阿诚现在看的那块表买下来。”

助理早就习惯,只点头,不多话。

 

参观结束后就到了晚宴时间。也不知主办方是胆子太大还是出了差错,竟把明楼明诚安排在正对面的位置上。

两位当事人不置可否,倒是旁观者捏了把冷汗,好在直到开席都一切顺利。

明楼身边坐着同明氏素有来往的集团总裁,明诚那里则是一线时尚杂志的主编,俱是合适的聊天人选,半天也没向对面看上一眼。

及至散筵,面对面坐了两小时的明氏兄弟也没有过目光交流。有心者自此心领神会,明家同明诚确实是没有来往了。

 

明诚一回休息室便瘫坐在椅子上,累得话也不说。随后跟着进来的助理小齐看他一眼:“哎,诚哥,你裤脚怎么翻起来了?”

虽然知道是小齐故意揶揄,想起适才桌面下暗流汹涌,明诚也禁不住面上一红:“……被狗蹭了。”

“哦……”,小齐拖长了音调:“王小姐那只贵宾犬吧。”

这是睁眼说瞎话,王小姐人都没来,哪会有狗。

明诚也不理他,自顾自打开手机。有几条新消息,却没有他想看见的。

虽然不愿承认,也还是有几分失望。

那边厢小齐从包里拿出个方方正正的皮面盒子,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明诚看他一眼。

“大少爷托人送过来的。”

明诚撇撇嘴,也不说话。盒子沉甸甸的,右下角刻着宝格丽的logo,打开一看,果然是那支表。

他也不知是开心好,还是苦笑。

到哪里都这么会花钱,少爷习气。

正想合上,眼尖看到压在表带下面的一角卡片。抽出来看,还是他最熟悉的,曾一笔一划描摹过的笔迹。

“何日归家?”


TBC


阿诚表示,买那么贵一块表就为了传这么短一句话,手机是用来吃的吗?!这家我不回了(/‵Д′)/~ ╧╧


如果有<2>,大概会有肉,但不知道有没有<2>……

评论 ( 83 )
热度 ( 1275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