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挖坑不填

【周黄】如何捕获一只野生的黄少天

一个Pokemon GO背景的小甜饼,有微量喻王喻

小甜饼写起来真轻松啊


如何捕获一只野生的黄少天

 

刚刚结束第十赛季,进入夏休期的周泽楷触发了一个新的系统任务。

他五岁的小侄女要参加一个钢琴夏令营,因为父母是双职工不方便接送,而周泽楷的公寓又离夏令营不远——于是沉默寡言却十分靠谱的枪王顺势成为了“护花使者”。

周泽楷对此并无抵触。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全身心地投入了“荣耀”,外人看不过都是在“玩”游戏——但除去荣耀,他对普通人的消遣方式算得上毫无概念。

如何轻松休闲地度过夏休期,一直都是枪王的烦恼之一。

接送小侄女的新任务来得恰到好处。一到下午三点半,周泽楷就骑上自己附带儿童座椅的脚踏车——如果路过麦O劳、或是举着大型甜筒的小姑娘,就踩得更快一点。


日常任务进行到第三天,坐在车后座的小侄女突然拍拍他:“慢一点!”

小侄女一向乖巧,从来不添乱。突然出声把周泽楷吓到了,以为是夹到了小姑娘的脚,连忙下车一路推进小弄堂。

“囡囡,怎么了?”

周泽楷抱起小姑娘来回检查几遍,没发现什么问题,只好开口询问。

“那里有皮卡丘!”小名叫蓁蓁的侄女从兔子背包里摸出自己的儿童手机,指着地图上还在不断闪烁的光标。

周泽楷接过来看了眼,游戏界面还挺熟悉,他在吴启那里看到过,似乎是一个靠地图位置去抓虚拟宠物的游戏。

周泽楷的好奇心不算强,当时扫过一眼也没深究。另一方面,在他们这群沉迷荣耀的宅男里,一个强迫你出门竞走的游戏实在算不上有市场。

但看见小姑娘渴望的眼神,周泽楷还是推着脚踏车往回走,一直到蓁蓁大喊:“这里这里!”

屏幕里出现了一只黄色的皮卡丘,3D动画做得很是逼真。蓁蓁十分兴奋,还没忘了立下大功的周泽楷:“小叔叔来抓!”

周泽楷比划了下手势:“这样?”

小姑娘还嫌他笨,手把手教学:“把精灵球扔出去,要扔到皮卡丘身上……”

周泽楷试了第一次,力道没掌控好,皮卡丘只是抖了抖耳朵。联盟枪王的技术玩这个实在大材小用,第二次扔出的精灵球完美命中,地图上的野生皮卡丘瞬间化为一道白光,收进了精灵球里。

“GOTCHA!”

小姑娘欢呼一声,忙不迭地去看新伙伴的各项数据,虽然被小叔叔禁止坐在车上玩手机,还是兴致勃勃地和他分享了一路游戏心得。

结果就是蓁蓁还没被父母接回家,周泽楷的手机里也多了一个新图标。

一大一小把两室一厅的公寓晃了个遍,只捕捉到最常见的波波。

小姑娘走之前还煞有介事地嘱咐周泽楷:“小叔叔要加油啊,等你的小精灵多了我们就去隔壁踢馆!”

原来她看不惯矗立在周泽楷家附近小学的道馆很久了。


可惜周泽楷连蚊香蝌蚪都还没能抓到,他们的二人战队就宣告解散。

世邀赛开始了。

蓁蓁倒是不太失落,还鼓励周泽楷:“小曼说国外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皮卡丘,小叔叔你一定要多抓点回来。”

小曼是蓁蓁最好的朋友,暑假被母亲带去美国度假了,两个小姑娘相隔十几个小时的时差依然维持着良好的友谊。

周泽楷背负着组织交与的任务踏上了前往苏黎世的飞机。



飞机是下午2:50抵达的,时差原因,大部分人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周泽楷在飞机上睡过,还不太困,再加上家里人都嘱咐,要按当地时间作息才能尽快适应。他想着去宾馆附近走一走,顺便看看国外是不是真像蓁蓁说的那样,满大街都是皮卡丘。

周泽楷挺喜欢皮卡丘的。

他小时候也是看日本动漫成长的一代,对于“十万伏特”之类的台词印象深刻。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他觉得皮卡丘有点像黄少天。

实力强大,容易炸毛,黄澄澄的(?),还都很……可爱。

是的,枪王有个小秘密——他对与自己齐名的剑圣,蓝雨王牌黄少天,有一点超出友情的好感。

当然,以他的交流能力,跟在选手群里暗暗+1已经是极限,要清楚表达出“我对你很感兴趣,来谈个恋爱吧!”之类的想法,还不如指望苏黎世遍地都是皮卡丘来得实际。

毫无疑问,皮卡丘不管在哪都是稀有物种。周泽楷绕着宾馆花园走了整整一圈,连尾巴尖都没看到。

倒是又顺手抓了一只伊布。

不知道为什么,他像和伊布特别有缘一样。资深玩家蓁蓁都不过抓到一只,新人周泽楷的手机里已经藏着六只伊布了。

伊布的人气很高,长得也可爱,但他想要的是黄……不,皮卡丘啊!

“唉……”联盟第一脸在异国他乡悄悄地叹了口气。


正准备回酒店,突然被一个身高相仿的大长腿外国妹子喊住了。

“Oh, you’ve caught that Eevee! So lucky!”

作为一个高中辍学的半盲流,周泽楷在那一大串英文里只听懂了lucky。但看着对方时不时看向他的手机屏幕,他多少也明白妹子是冲着伊布来的。

作为一个母语交流都有困难的无口,面对外国友人实在是超S级的难度。好在周泽楷积累了多年社交经验,总结出六个字:不说话,多微笑。

微笑的周泽楷与困惑的外国妹子面面相觑,场面十分诡异,不远处有人“噗”地笑出了声。

黄少天冒了出来:“Hi dear, we have some business to discuss, sorry, bye!”

然后抓着周泽楷就走。

他说中文语速快,英文也不慢,还带了一些粤语口音——外国友人还站在那一脸懵逼,两位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大神就逃离了犯罪现场。

“不愧是联盟的活招牌啊,我们才到苏黎世几个小时你说,都有外国妹子来搭讪了!哎你不喜欢那样的吗?其实我也不太喜欢,有点太高了,照我们郑轩的话来说就是亚历山大啊!”

只要有黄少天在的地方,永远都不用担心没有话题。

能够近距离与暗恋对象接触本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但周泽楷却有点不舒服——他的英文虽然不太好,但“dear”还是学过的。

黄少天对着第一次见面的外国女生喊“亲爱的”;而他喊周泽楷,永远是“周泽楷”三个字,既不像蓝雨队长那样喊他“周队”,也不像联盟里的前辈那样喊他“小周”。

“周泽楷”和“dear”的距离,何止上海到广州。


“你怎么不说话?”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脚步。

这句话整个联盟里大概也只有黄少天能问得出来;周泽楷不说话是正常的,哪天他长篇大论了,冯主席才要吃药。

与周泽楷说话要掌握一个基本原则:尽量只用是非问句和选择问句,比如“你是不是喜欢黄少天?”或是“你喜欢皮卡丘还是伊布?”;而不要用特指问句,比如“你为什么喜欢黄少天?”

联盟记者们前赴后继的牺牲早已证明过这是一条真理。

面对黄少天时,周泽楷的交流意愿还是比较强烈的。但这个问题实在太难,他只能被动沉默。

“算了算了”,黄少天的语气有点不耐烦:“问你也是白问。你就站这等着外国妹子一批一批来搭讪吧,我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拉住了。对方晃了晃手机屏幕,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他。

黄少天顺势看过去。被重新唤醒的屏幕上蹦跶着一只可爱的小动物。

“我去伊布!!!”黄少天的眼睛瞬间亮了:“你也太欧了吧刚到这就能抓到伊布,我玩了快两个月了一只都没见过啊,皮卡丘都有一打了照理说伊布应该更多啊……”

捕捉到关键词的枪王立即表白:“喜欢!”

玩家夜雨声烦被打出了僵直。

“……皮卡丘。”周泽楷补充道。

枪王你这样说话大喘气会被剑定天下的你知道吗!

“……噢你喜欢皮卡丘啊,我跟你说我可是皮卡丘吸引器,全蓝雨的皮卡丘都被我一个人抓到了!”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翻出手机炫耀:“你看,十二只!小卢那天没抢到都快哭了!”

人性呢剑圣大大。

周泽楷笑着戳了戳屏幕上黄澄澄的皮卡丘,对方蹦跶了一下:“Pikachu~”

太可爱了。枪王被萌倒,又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皮卡丘的主人——太幸福了。

“你要是想抓皮卡丘可以跟着我啊,”黄少天也笑得一脸灿烂:“保证皮卡丘来得比冠军还要快!而且我们可以互利互助嘛,你看你有这么多伊布,说明伊布很喜欢你。等我们把图鉴集齐之后就开始踢馆,我和你说我家皮卡丘的数值特别高,保准横扫苏黎世!”

周泽楷连忙点头。

“哟,比赛还没打,就想靠小精灵横扫苏黎世啦。”能从声音里透出嘲讽的全联盟也只有一个:“不过看到枪王剑圣关系这么好,我也就不操心你们的融合问题了。”

“我靠冰雨也能横扫的好吧!”黄少天一撩就炸,迅速转移了目标:“还什么小精灵,这叫Pokemon GO!果然是老年人跟不上潮流,这可是现在最新最火的游戏了周泽楷你说是吧!”

“得了得了,”叶修挥挥手:“你们小年轻的世界我不懂,但明天训练内容可是我说了算,赶紧回去倒时差吧,到时候被练到手抖可别怪哥没提醒。”


手抖当然不至于,但这群大神都是各个战队的王牌,操控的也是一等一的神级角色,互相伤害都很熟练,把身后毫无顾忌地交托给队友就是另一回事了。

第一堂训练课结束,叶修复盘,着重表扬了黄少天与周泽楷的取长补短合作无间,然后当众批评了喻文州和王杰希:“喻队啊,死亡之门为什么要开在王杰希视野前面,你是指望他直接飞进去吗?”

喻文州笑笑:“习惯了。”

“还有大眼,你别老转视角看索克萨尔,干嘛呢怕他扔个六星光牢给你?身后托付给队友这道理懂不懂?”

王杰希一脸冷漠:“不习惯。”

黄少天和方锐已经快笑到地上去了。


好在从第二次队内对抗开始,大家的合作意识都有了很大进步。元素法师大招之前没人躲开,术士吟唱也不再有人试图打断。喻文州和王杰希这对“宿敌”队长在连续被分到同一小队后默契陡增,现在就算王杰希重现魔术师打法,喻文州也能心领神会地替他掌控全局。

枪王和剑圣的配合依然出人意料的亮眼,一近战一远程,华丽的压制打法配上神出鬼没的机会主义,哪个队分到他们两个就一定不会输。

于是第一场对中游实力的瑞士队,叶修就把夜雨声烦、一枪穿云、索克萨尔、王不留行以及石不转选为了团队赛的首发五人。

压倒性的胜利。瑞士队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狂风暴雨般地攻击打得怀疑人生。一枪穿云的子弹倾泻而出,掌握着战斗节奏;夜雨声烦总在最险要的时刻现身,收割人头;王不留行以匪夷所思的路线挥洒星辰;而索克萨尔的吟唱夺走任何一丝翻盘的可能。到最后连石不转都抡着十字架上去砸了几下。

“完胜!”直播结束后,国内媒体纷纷以此为战报标题,粉丝们为能看到大神们强强联手而欢欣鼓舞,大喊“有生之年”。


不过周泽楷和黄少天完全不关心那些。

趁着比赛结束后的半天休息时间,他们相约一起出门继续Pokemon大业。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约会”了。虽然备战期间不能随意出酒店,但苏黎世这家五星级占地面积也不小,两个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四处晃悠,收获颇丰。

就是一直没遇到皮卡丘和伊布。

所以他们决定来人流稠密的市中心碰碰运气。

在国外有一点好处,不用全副武装来防备粉丝。苏黎世的华人不多,认识他们的就更少,再加上现在Pokemon GO风靡世界,满大街都是和他们一样盯着手机屏幕走路的人。

“不是,要再走300米。”黄少天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拽着周泽楷:“你跟着我肯定没错,这次说不定就是皮卡丘了。”

“嗯。”周泽楷应一声,反握住黄少天的手。这些天下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就算永远抓不到皮卡丘也没关系。

不如说,抓不到更好,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和黄少天并肩走在寻找皮卡丘的道路上。

可惜上帝并没有听见他的心声,同时出现在他们屏幕上的还真是一只黄澄澄的皮卡丘。

黄少天看上去比他还兴奋:“我说吧我说吧,真的是皮卡丘!周泽楷你快抓啊我不和你抢了我都有12只了!”

周泽楷看看屏幕,再看看他:“一起。”

“一起?一起抓吗?”黄少天笑起来,露出单边的酒窝:“不用啦都说我有很多了,你不是一直缺一只皮卡丘吗?这次让给你了你赶紧抓,抓完了我们还要去找伊布呢。”

等皮卡丘抓到了,伊布抓到了,他是不是就没有理由再和黄少天待在一起。

周泽楷低头望着屏幕里活灵活现的十万伏特,迟迟没有动手扔出那只精灵球。

“等伊布也找到了,咳,我们可以去找几家好吃的饭馆,天天吃酒店自助餐我都腻死了,周泽楷你腻不腻啊……听说上海好吃的也不少,拿到冠军之后,我就跟你去上海玩两天吧。”

周泽楷眨眨眼睛,看向耳朵红通通,把脸撇向一边的黄少天。


他修长的手指向上一划,精灵球就准确地砸中了屏幕中央的野生皮卡丘。

图鉴又被点亮了一块。

小精灵的名字是可以被编辑的。周泽楷在一闪一闪的光标下输入了三个字。

“黄少天”。

他把顶着新名字蹦蹦跳跳的皮卡丘给身边的人看:“抓到了。”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周泽楷”捕获了一只野生的“黄少天”。




END



中国国家队踏上返程飞机之前,苏黎世有三分之一的Pokemon道馆都被一只名叫“黄少天”的皮卡丘占领了。


真 END




黄少为什么喜欢伊布呢,因为颜值高又乖的伊布像小周啊,而且伊布可以进化为水精灵火精灵>3<

以及黄少的英文也很蹩脚,但喻文州让他提前背了旅游英语三百句【。

评论 ( 12 )
热度 ( 509 )

© 昭光 | Powered by LOFTER